《二楼传来的歌声》安坐者是可爱的

2018年7月25日21:02:57 发表评论 539 views

北欧那些苍白、整洁的小镇让人觉得冰冷,让人觉得任何热烈的情感都会蒙上冷漠、霜结的文明的皮子。人们不缺财富、不缺知识、不缺信仰、不缺脂肪。一切不缺乏的东西,在这些肥胖者的体内囤积许多年,发酵、腐坏,并越过昆德拉描述的快速的现代,重新变得缓慢而拥堵。街道、走廊、酒吧、医院、教堂、火车站,每一条狭长而干净的通道,都容纳人们摔倒和漫无目的地呆坐。个体发出的各种挣扎的行动,愚蠢而无用。上帝好像不在了,人们抽打自己,为一种宏大的没落向自身安放罪名,怎么办呢?个体的乏力与身体和年龄无关,空有词语的诗人、空有汽车的司机、空有店铺的老板、空有教堂的神父、空有夜晚的失眠者,等等,他们的身上,不断流汗,他们有再多的手帕也擦不完这些汗。魔术师切开志愿者的肚子,因为他的技巧失效了,所有人的办法都失效了,有什么办法呢。

罗伊·安德森又白又长的镜头,把时间变慢,那些隐匿在日常里的荒谬一览无遗。时间有多慢呢?慢到停滞不前,甚至被过去追上。所以死者和活着的人同在一个空间里游荡,死亡这种瞬间发生并结束的事情,变得绵绵无尽,与现实纠缠不清。

《二楼传来的歌声》安坐者是可爱的

剧情简介

「或许得开始承认那些令我们无能为力的环境,我们自己也得负上责任。我相信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抑制了人们的潜能发展。你看本片,应该明白人类的行为有多愚蠢。紊乱将人蚕食,情况越来越严重」 ─导演 洛伊 安德森(Roy Andersson)

极具野心的挑战性钜作,宗教、经济、世代关系、家庭、情爱,种种议题都经过奇特而荒谬的扭曲,呈现出世人经常视而不见的一面。如弥猴一般在十字架上单手晃荡的耶稣塑像、心智退化的老人在满室各怀鬼胎的贺客面前度过百岁生日、放火诈财的父亲,写诗发疯入院的儿子,独特的视觉语言,在看似连结松散的场景之间,构筑了导演心目中当代世界的深层面貌。

在一个不知名所在的奇特夜晚,怪事接连不断地发生:毫无尊严的公司职员遭到屈辱的裁员;外来移民莫名其妙地被不良份子袭击,整个巴士站的人袖手旁观;玩大锯活人的魔术师真的把志愿上台的观众开膛剖腹。一团混乱当中,灰烟满脸的卡尔出现了,他刚刚放火烧了自己的家具店,想骗火灾保险金。一整夜,人人都忙乱的无法阖眼。

第二天,局势混乱的程度有增无减,保险公司与卡尔正在角力,整个城市陷入完全动弹不得的大塞车当中,当一切在千禧年一开始就似乎都失去了控制的时候,卡尔慢慢察觉到世界的荒谬,也渐渐了解要作一个「人类」有多困难。

这是一部由一系列小品组成的情节松散的电影,充满了黑色幽默。影片中每个人都变得失去理智,一些无条理的怪异行为发生了。一个小职员遭到侮辱性的解雇,一个新移民在大街上遭人袭击,一个魔术师在表演中出现了不该有的失误。在这些怪事中有一件特别引人注目,浑身是灰的Karl为了得到保险金烧毁了自己的家具店。最后他们体会到世界有多荒谬,做人真难。

《二楼传来的歌声》安坐者是可爱的

至今为止,这个片子我依旧有很多疑惑的地方。尤其是开头的很多片段。由于文化的差异和隔绝,并且对外国人的面部很不敏感,而且影片风格暗淡模糊,出场人物多但特写镜头少,因此,人物关系理不清楚。

乍看起来影片有很多条线索。或者称之为片段。一个个片段组合在一起,充分发挥蒙太奇的隐喻效果,表情达意。但其中有一条主线贯穿其中。只要抓住了这条线,便有了打开它的钥匙。正如托尔斯泰在谈到《安娜卡列宁那》时所说“(作品的)两条线在某个地方拼合地天衣无缝”。乍看之下毫无联系是事物往往有着从一而终的关联。

卡尔算是人物中的线。“安坐者是可爱的”是语言形式的线索。

2000年,股票下跌,用神父的话说叫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他的房子5年了还没卖出去,助手付了旅行的钱却一无所得。而卡尔烧了自己的店以求从保险公司捞一把。

2000年,某天交通堵塞几个小时。没有政府插手解决,没有人试图去了解原因。当全人类都兴致勃勃地向2000年迈进时,那个小镇是一个被遗落的角落,无人搭理。

2000年,护士与医生无声对峙。她说你什么时候离婚?医生只管啃他的汉堡。

《二楼传来的歌声》安坐者是可爱的

2000年,打扮光鲜的老男人去上班却被开除。正被他言中:凡事都有个变数。这个镜头拍的实在趣味盎然。办公室的走廊里一扇扇看似关上的门后都有个人在注视着外面发生的一切,西方文明的教养告诉他不能大声喧哗不能放肆。但这关乎桌上面包的事怎可就让它那样既成事实了。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老男孩跪在老板皮勒面前死死拽住他的裤腿。

2000年,军队高官,大地主,貌似也是个纳粹分子100岁寿辰。他还记得举起左手威严地吩咐:升旗升旗。但这是2000年,所以他在医院在笼子一样的床上大便没有人附和。

2000年,左手拿着公文包的人们右手拿着鞭子。他们每走一步就互相甩一鞭子,弯下腰弓起背叫出疼痛。只有当问题实在严重得不能再忽视下去的时候人们才试图去解决。而他们以为自我鞭笞就能解决。殊不知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00年,卡尔的朋友乌夫卖起了耶稣。他认为向2000年迈进的人们会大大需要绑在十字架上的男人。这边有个讽刺意味极强的地方:掉了个钉子的耶稣像烤鸭一样晃晃荡荡。没人觉得这不妥,因为他同其他商品一样,也只是个可能会赚钱的玩意儿。而乌夫发现这并不能给自己的户头上加上2个或3个零的时候他愤怒地把这些个“废物”拖到垃圾场,他为自己的判断感到羞耻:居然相信可以从一个被钉死的失败者身上赚到钱。……我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那时个残酷的事实。但我会赶上它的。来为我的银行户头上添个0.

2000年,一群读了什么书都读并且读了很多书的先生们和一个女士将叫安娜的小姑娘推下山崖。这是他们寻求到的解救之道:拿少女来祭奠。之后那女士如何也爬不起来,而先生们累得动弹不得。

2000年,人类就像在开会的那群人看到对面房子在动时争相涌到门口造成的一窝蜂的混乱。说人类存在理性是在和平年代,而危机年代,理性往往无影无踪。

《二楼传来的歌声》安坐者是可爱的

那个俄罗斯小伙不明白,所以他一直追问,却得不到回答。写诗的人不明白,所以他失语并痛哭流涕。斯文不明白,所以他自杀。

年轻不明白老年人也不明白。男人不懂女人也不懂。出租车里的警察说他有哲学的方法:生命是时间,时间是一段旅程,因此生命是一段旅行。旅行需要地图,我们的地图就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的遗产我们的历史。“如果我们不知道这点的话,在我们最终明白之前,我们就只会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接下来他问司机:我们到哪里了?司机答:我们前进了不过几码而已。这回答就是导演对我们整个人类发展的答案。

政治,经济,精神,文明,道德,都遍布危机。导演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问题。人类自身有很多缺陷。

但正如所有的批判者一样,不是为了批判而批判,却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他还是开出了一剂药:安坐者是可爱的。

劳动者是可爱的,无冒秃顶者是可爱的,仰天而卧者是可爱的……

2000年会过去。罢工会过去。堵车会过去。政治恐怖会过去。经济危机会过去。

凡事都有个时间限制。

“说没有人喜欢诗歌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是假装不喜欢。你的时间就要到了,托马斯。他们只是在假装。”

最后卡尔和那些牺牲者一起面对镜头,面对观众,面对命运。

安坐者是可爱的。

(完)

容安
全职攀岩,兼职写作,副业全球旅行。

                                                             -------END-------
---------------------------------------------------------------------------------------------------------
  • 玲星影视公众号
  • 扫码关注呀
  • weinxin
  • 玲星影视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羽夜_薇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